作者:王庆禄
[/font]
[font=宋体]“小偷!”同学们异口同声地骂圣德曼。
圣德曼回到座位上,没有辩解。他知道,没有人会听他解释。他刚刚从校长室回来,校长狠狠批评了他,还通知了他父母。事情是这样的:学校丢了一份要上交到上级的文件,是很主要的文件,影响学校的声誉。这份文件却是在圣德曼地书包里找到的,因此,同学和老师们都认为是圣德曼偷走的。
“小偷!”大家骂得很凶。   
他很想解释,但他不知道如何去解释。他只能自己扛下,没有别的办法。
圣德曼并不是一个这样的孩子,从小学到现在高一,他一直没有犯过本质性的错误。班里有一个他最好的朋友,叫烈安,从小学到现在都和圣德曼同班,他简直不能相信圣德曼会做出这种事。
下课了,教室里圣德曼简直待不下去了,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他,有的甚至对他视而不见。他只好去操场去。可是,操场上的人也用那种眼神看他,这件事已经传遍整个学校,圣德曼已经臭名远扬。他默默地蹲在角落里。这时烈安走过去。
“我相信,那不是你做的。”
“但愿所有人都会相信我。那确实不是我拿的,真的。”
“我相信你,要知道,你不是那样的人,我认识你十年了,我了解你的为人。”
“谢谢,只有你了解我。”
“我会永远支持你的。”烈安说,“但,你没想过那份文件为什么会在你书包里吗?”
“我想过。但不管是谁,我相信他只是在开玩笑而已,只要他不再犯了,我就原谅他了。”
“就这样算了?”
“算了吧!”
“你就是人好,但也不能任人捉弄啊!”
“他们是无心的!”
“我……哎!你还是这样,都已经十年了,你还是这么君子。”
“我只觉得不至于。”
“但我不甘心,我不能让你这样任人捉弄。我觉得,有一个人很有嫌疑。”
“不要乱猜了,你又没证据,你不能这样!”
“你听我说。我觉得诺科很有嫌疑,他一向很有好奇心,又一次,他偷着拿了老师新买的教具,给我们看,后来,被一个人告诉了老师。他一直认为是你告诉的老师。而且,他现在的位置就在你后面,陷害你一如反掌……”
“我不许你这样说别人!”
“好了好了!你还是老样子,这么爱生气。”
“是你先胡乱怀疑别人的。”
“算了,我输给你了,算我没说。”
“这才对吗!”
圣德曼抬起头朝烈安笑了一笑。
这时,马路上驶过一辆警车,圣德曼超那望了望。
“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可以保护别人的人。”圣德曼说。
“你的理想真远大。”
“呵呵!”
“走吧,要上课了。”他们急匆匆地回到教室。
cDyd5 ym  
下午,同学们正在上课。忽然,广播里传出急切的通知:“同学们,请马上撤离教学楼,三楼着火了,火势正在向二楼曼延。大家赶快撤离!”
“快走!”
教室里一片慌乱,同学们都争先恐后的向门口挤去。门却怎么也开不开。
“大家冷静一下……”
大家仍处在混乱状态,每个人都拼命的挤,大家都出不去。他们就在三楼,如果不赶快撤离大家都会有生命危险。
“后门开了!”圣德曼用一把被放在角落里落满灰尘的生锈的铁斧,劈开了早已废弃的后门。同学们迅速来到后门,冲下楼去。圣德曼并没有走,而是从外面打开前门,为同学们逃生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,他走在最后保护着同学们冲到教学楼外……
2分钟后,同学们都安全的来到操场上,消防车已感到火灾现场。
“圣德曼呢?”烈安发现圣德曼不见了,便急切的问。
“谁?那个可耻的小偷?”
“不许你这样说!”烈安反驳道,“他不是!”
这时,两个消防战士抬着担架匆忙的上了救护车。
“那是谁?”烈安有些担心,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——可能出事了!
他焦急的等待了一天,第二天听到消息时,差点晕倒。
原来,圣德曼为了让其他同学安全撤离,走在最后。在迈出门口的一霎那,门口突然垮塌。圣德曼被困在火海中,直至全身烧焦而亡,结束了年轻的生命。
黄昏的天空格外暗淡,夕阳像血一样红,凉风吹来一股凄寒。
2个月后,同学们回归了学校,重新坐在教室里上课。可是,狭小的教室仿佛宽敞了许多。
倒数第四排空这一个位置,那里曾坐着一个充满活力的阳光少年。可今天,他却没有来。
“同学们,大家可能都得知了这个消息,我,我很难过,但是,人死不能复生,大家节哀吧!”老师低着头说。
这时,一个男生站了起来,说:
“老师,其实……其实,学校丢的材料是我拿的,不关圣德曼的事。是我怕被发现才陷害他的,我知道错了。”
站起来的正是诺科。
“什么?是你?”老师瞪大眼睛,非常惊讶——自己错怪了好人,“你这是什么行为,与这个高尚的人相比,难道你就不感到愧疚吗?”
诺科平时是个很不听话的学生,但这次他一声没吭,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老师的批评。
“你坐下,好好反思一下。”老师简单的结束了这件事,然后急忙走出门外。
不一会儿,广播里传出老师的声音:“现在,我要澄清一件事……”
以后的几天里同学们一直在为圣德曼的离去而悲伤。同学们在圣德曼的椅子上贴上他的名字,想永远记住他。
后来,帖子被摘掉了。因为,他的名字已经深深地刻印在人们心里,永远不会被忘记。
伟大的人,我总会昂起头去看他,即使他是多么瘦小;渺小的人,我总会低下头去看他,即使他是多么高大。
伟大的人——永恒存在。
2008年秋